国际咨讯

去哪看F1有了眉目中国电信瞄准3年新媒体版权

  2022赛季的F1大奖赛已经跑完近三分之一赛程,中国大陆地区的新媒体版权终于有了眉目。

  懒熊体育独家获悉,中国电信已基本谈妥2022-2024三年周期内F1大奖赛中国大陆地区的新媒体非独家版权,并计划从本周的阿塞拜疆站开始提供赛事直播、回看等服务,版权年价在百万美元上下。

  在上述版权周期内,F1赛事的相关版权内容将通过中国电信旗下的移动端“天翼超高清”App、交互式网络电视IPTV、互联网电视端OTT等平台和终端传播。中国电信在谈判中一度希望能获得独家或者电信运营商的排他权益。

  懒熊体育在发稿前联系到了中国电信/天翼视讯工作人员,对方表示官方暂不便对此事的真实性和具体细节做任何回应。后续又回电跟进消息称目前没有在谈,这也意味着可能还存在变数。

  如果中国电信接手,也意味着时隔近半年后,中国大陆地区的车迷将可以再次通过新媒体渠道收看F1赛事直播。

  在此前3个赛季的版权周期里,F1在中国地区的独家新媒体版权属于腾讯体育。知情人士向懒熊体育透露,腾讯获得该赛事版权的重要契机,和2017年美国自由媒体集团接管F1有关。该知情人士表示,自由媒体集团当时希望借助腾讯这个中国互联网领域的巨头培育国内市场,因此将F1版权以相对低廉的价格(数十万美元每赛季)出售。

  随着2022赛季“中国F1第一人”周冠宇的出现,自由媒体集团希望在新版权周期的谈判里提高价格。懒熊体育曾在今年3月和5月的两篇报道中披露,腾讯体育在新一轮谈判中给出了单赛季50万美元的报价——这对于期待值达到千万美元的自由媒体集团方面来说,是不可接受的。

  实际上,长时间的博弈和僵持也影响了F1在国内的影响力和曝光度。除腾讯体育外,原本计划转播本赛季F1的央视体育频道也一直没有提供赛事直播——央视是F1方面认为在中国最有影响力的平台之一。

  据懒熊体育了解,基于上述原因,F1方面近期已将最初“千万美元”(每赛季)的心理价位下调至“千万人民币”。而这应该也属于F1方面的底线:毕竟作为一个每年版权收入高达8亿美元的赛事IP,即便中国市场再有潜力,很难说就愿意先赚着一点小钱等来年再谈判,因为他们需要权衡的还有中美博弈的大背景。

  直到北京时间5月29日完赛的摩纳哥站,在大陆地区,只有上海、广东两地的观众可以通过有线电视频道的方式,在五星体育和广东体育两处合法收看到本赛季的比赛直播。

  这当中也有一些有趣的故事。五星体育曾在本赛季首站前依托公众号的“微信电视”进行过付费会员售卖,标价为单赛季199元。但事后很快证明这是一次违规销售,因为五星体育方面并没有获得新媒体版权的权益。一位来自五星体育内部的人士告诉懒熊体育,在首站五星体育“微信电视”共售出近1.5万份会员。

  这份数据可以作为评判F1赛事在中国C端付费市场价值的一个参考。而付费观赛正是F1版权方近年在国内市场的一个重要收入来源。在前一个版权周期里,腾讯体育则采取了正赛免费、排位赛/练习赛收费的形式,为不同用户提供差异化产品体验。

  据懒熊体育了解,中国电信届时将推出多路多视角的F1赛事直播内容,观众将有望获得诸如官方转播视角、车手实时车载机位等不同画面的赛事直播内容。在提供个性化服务的基础上,中国电信或许也将沿用前述“付费+免费”结合的销售策略。

  在B端的赛事直播广告售卖方面,五星体育的两个主要客户是骁龙和轩尼诗。前者是F1法拉利车队的官方高级合作伙伴,后者则是中国车手周冠宇的赞助商。

  由此也可以看出,F1目前暂时还没有吸引到更多跨界品牌的参与。这其中,既有在当前经济环境下品牌预算吃紧的原因,也和F1连续3年取消中国大奖赛导致线下激活难以进行有关。

  但这并不代表这项赛事无人喝彩。一名有着多年赛车运动相关从业经历的业内人士告诉懒熊体育,国内的一些科技品牌保持着和围场的接触,希望通过车队赞助的方式,达到“营销出海”、扩大品牌全球影响力的效果。

  而对于这次得到F1独家新媒体版权的中国电信而言,衡量投入价值的标准显然不止于C端和B端的商业收入。借助赛事内容影响力,扩大旗下视频平台“天翼视讯”、“天翼超高清”App的知名度和用户数量,且不说和各大互联网公司旗下产品较量,至少在和中国移动、中国联通这两个运营商老对手的竞争中寻找新的武器,也是他们进入体育版权市场的动力和原因之一。

  实际上,传统电信行业运营商参与体育版权并不是一件新鲜事。其核心的商业逻辑就是希望通过旗下各类平台提供的体育赛事内容,将更多用户聚拢在同一运营商旗下的宽带、电视、手机等多种通讯业务中。

  这样的案例在欧美成熟体育市场中早已有所体现。2012年,英国电信开始持有英超联赛本土版权;美国最大的运营商Verizon也在NFL等版权领域有所布局。

  近年来,通讯运营商角力体育版权市场的局面也在国内市场中逐渐开始形成。现阶段传播声量最大的当属中国移动旗下的咪咕平台。截止发稿时,咪咕已经拥有了包括“超级版权周期”内的所有4项大型国际赛事(2020欧洲杯、东京奥运会、北京冬奥会、卡塔尔世界杯)以及新赛季欧洲足球五大联赛的版权。懒熊体育曾在2020年12月测算,咪咕在体育版权上的花费已接近百亿人民币的体量。(相关阅读:豪掷百亿的版权移动者)

  中国联通则曾在疫情前和盛力世家旗下的直播平台《中国体育》“2019年乒乓球男子世界杯”进行过版权合作。此外,联通也是北京冬奥会的TOP赞助商。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懒熊体育观察,目前在“天翼超高清”App上的一系列其他赛事,如羽毛球领域的汤尤杯、自行车领域的环意大利自行车赛、赛车领域的MotoGP等赛事,也都可以在《中国体育》zhibo.tv平台上找到,很有可能是与上述联通类似的版权合作。

  但据懒熊体育了解,此次F1赛事版权是由中国电信方面和自由媒体集团直接沟通谈判完成。

  有了更具影响力和商业价值的F1的加入,或许可以为中国电信在体育版权领域加上一个重要的砝码。

  从用户数来看,中国移动的客户规模目前在三大运营商中处于明显优势地位,尤其后发的宽带业务在近年高速发展,用户数已超过更早开展此业务的联通和电信。

  根据2021年三大运营商的财报数据,中国移动的移动客户达到9.57亿户,其中5G套餐客户达到3.87亿户,有线亿户;中国电信的移动用户达到3.72亿户,5G套餐用户渗透率突破50%,有线亿户;中国联通拥有移动出账用户约3.17亿,5G 套餐用户累计为1.55亿户,全年宽带用户9505万户。

  随着5G的逐步推广,视频业务成为运营商的一大技术试验田和发力版块。此前很长一段时间里,对于家庭市场,运营商把IPTV视为主战场,但已经日渐触及天花板。在IPTV上联通和电信由于更早握有传输牌照,获得一定的先发优势,但移动在近年来疯狂追赶,且在另外的视频App业务上通过咪咕这颗棋子弯道超车。

  根据七麦数据提供的iOS端近一年下载量统计,在2021年6月6日-2022年6月5日的周期内,中国移动旗下“咪咕视频”App预计下载量为1544万次、中国电信旗下“天翼超高清”App为21.6万次、中国联通旗下“沃视频”App为21.3万次。而在安卓端(由于统计口径不同在七麦数据上只显示累计总下载量),咪咕以18亿次领先,天翼超高清为5亿,沃视频则仅有5251万次。

  ▲咪咕视频在iOS端的下载量明显在东京奥运会和北京冬奥会时达到两个峰值(数据来源:七麦数据)

  体育内容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影响用户选择和助力拉新?咪咕视频此前已经给出了它的答案。现在,就看周冠宇是否有机会能给中国电信的前进速度加上个多少迈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懒熊体育”(ID:lanxiongsports),作者:曹思颀,36氪经授权发布。

  不过从长远的角度来说,平板电脑会是当前短期内的选择,但手机厂商必须要进一步给市场更多的想象空间,否则单纯依靠造平板电脑,最多是聊胜于无而已。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22-11-24 02:25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