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动态

一场属于14号de生命加时赛

  克鲁伊夫最近三年曾三次为《成都商报》撰写独家专栏“只有17%的肺癌病人能活到5年之后”

  据相关数据显示,肺癌早期多无症状,几乎三分之二的肺癌患者在就诊时已是晚期(Ⅲ期或Ⅳ期)。针对克鲁伊夫的病情,一名医学专家表示,“我们现在不清楚他的肺癌处于什么阶段,癌细胞状况如何,所以我们很难预测他的病情会怎么发展。肺癌病人在确诊之后,只有17%能活到5年之后。”

  尽管克鲁伊夫没有在国家队级别的比赛中赢得过冠军,并且只代表荷兰队参加过一次世界杯(获得亚军),但他对足坛的贡献却无疑可以与像贝利、贝肯鲍尔和马拉多纳这样的天皇巨星比肩。

  作为球员,克鲁伊夫是同龄人中的杰出代表之一。他会讲英、德、法和西班牙语,3次当选欧洲最佳球员。退役后作为教练克鲁伊夫也是一流的,他带领阿贾克斯队和巴塞罗那队取得的成绩是最好的凭证。

  克鲁伊夫成功的秘诀在于他对足球的挚爱,他在对新技术的不断探索中也使得足球运动不断地走向完美。最近三年,我们曾三次邀请到克鲁伊夫为《成都商报》撰写独家专栏,他对于足球运动的深刻理解让本报读者印象深刻。

  国际足联官方推特:希望无与伦比的克鲁伊夫尽快康复,这只不过是你要征服的又一次挑战而已。

  贝尼特斯(皇马主帅):不管你支持什么队,我们在谈论一名传奇。希望能早日找到一个解决的办法。体育让所有人聚集起在一起,希望他早日康复。

  科曼(南安普敦主帅、克鲁伊夫弟子):克鲁伊夫是人生的赢家——作为球员他是赢家,作为教练也是个赢家。我希望他也可以在与病魔的战斗中取得胜利。

  莱因克尔(英格兰足坛名宿):非常遗憾听到了你罹患肺癌的消息,这是一个令人厌恶的疾病。在这场战斗中,希望你一切都好。

  古利特(荷兰足坛名宿):我知道的,你是一个斗士,在赢下了很多场战斗之后,你也会赢下这一场。

  安切洛蒂(意大利著名教头):你一直是一个赢家,这次也是如此。最诚挚的敬意。

  “我不害怕死亡,自从1991年接受心脏搭桥手术后,我就觉得我已经活在生命的加时赛里了。”——克鲁伊夫

  世界足球名宿、荷兰“足球教父”约翰·克鲁伊夫近日被证实患上肺癌。克鲁伊夫正在面临一场生死考验,上周末的荷甲、西甲多场比赛中,包括巴塞罗那、阿贾克斯在内多支球队的比赛均在第14分钟暂停,全场为这位传奇14号鼓掌加油。克鲁伊夫在荷兰国家队、阿贾克斯和巴塞罗那长期身披14号球衣作战,“14号”也是他的绰号之一。

  现年68岁的克鲁伊夫曾表示:“我不害怕死亡,自从1991年接受心脏搭桥手术后,我就觉得我已经活在生命的加时赛里了。”他在迄今的24年生命加时赛里做了什么?带领巴萨建立梦一王朝、打造拉马西亚青训营、笔耕不辍地撰写足球专栏。

  就在患癌消息爆出前几天,克鲁伊夫仍在其为荷兰《电讯报》开设的周专栏中对于荷兰队无缘2016欧洲杯正赛痛心疾首。本月初,已觉得身体不适的荷兰足坛教父走进巴塞罗那一家医院,医院证实克鲁伊夫患上肺癌。上周四早上,加泰罗尼亚一家电台爆出克鲁伊夫患癌的消息,随后西班牙和荷兰多家主流媒体均报道了这一消息。

  至此,克鲁伊夫经纪团队只得公开了荷兰人身患肺癌的情况,“基于检查尚未完全结束,我们目前还无法透露更多的信息。我们希望大家能够尊重他和他家庭的隐私,在检查结束后,我们会发布进一步的公告。”目前,荷兰最顶尖的4名呼吸科医生正在为克鲁伊夫会诊并确定治疗方案。据《世界体育报》消息称,克鲁伊夫目前的情绪比较乐观,他已经准备好应对病魔。

  即便是患癌的消息被公布,笔耕不辍的克鲁伊夫仍没有放弃他在荷兰《电讯报》的足球专栏。在本周一出版的专栏文章中,克鲁伊夫第一次不谈足球,而谈到了自己的病情。与克鲁伊夫私交甚笃的《电讯报》记者德赫罗特透露,克鲁伊夫现在心态积极乐观,对自己的病情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句“情况不好”,此后便又将话题转到了足球上面。

  作为历史上最伟大的足球巨星之一,克鲁伊夫曾两次徘徊在“鬼门关”前。1991年,克鲁伊夫和他的巴萨如日中天,但在那年的2月27日,克鲁伊夫在陪妻子逛街时突然感觉心脏不适,在做完心脏搭桥手术后6周,他再次坐上教练席。最终那个赛季,巴萨获得西甲和国王杯“双冠王”。1997年,克鲁伊夫再度心脏病发作,被送去紧急救治,在医生的告诫下,克鲁伊夫辞去了与教练有关的繁重工作。在此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荷兰人的身体状况良好,并积极投身巴萨和阿贾克斯队青训的建设中。

  本组稿件均由本报记者 胡敏娟 采写“我的一生中有两大爱好——足球和香烟。足球给了我一切,而香烟差点带走这一切。”

  对于克鲁伊夫患上癌症,目前尚无权威说法证实其患病原因,但《世界体育报》等媒体表示这可能与克鲁伊夫过去多年的吸烟史有关。

  克鲁伊夫从十几岁便开始抽烟,是众所周知的“大烟枪”。据《阿斯报》描述,1973年来到巴萨,克鲁伊夫在第一场比赛结束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点燃了一支香烟。在当球员时,由于克鲁伊夫才华横溢,几乎没有教练提醒他克制自己的烟瘾,前荷兰队教头米歇尔斯当时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最多只是处罚克鲁伊夫到树林里跑步。不过在上世纪60年代,球员抽烟在荷兰足球几乎不是新闻。1978年世界杯决赛输给阿根廷队之后,荷兰前锋南宁加便在更衣室抽烟以排解郁闷之情。范哈内亨、苏尔比尔和雷普等荷兰名将也是烟不离口,荷兰媒体在谈到那支国家队时曾评论道,“几乎没有国脚不抽烟”。有一年欧冠做客德累斯顿的前一个晚上,克鲁伊夫通知酒店服务人员给队员们提来一桶啤酒和“足够摧毁一艘战列舰的香烟”。克鲁伊夫和其他大牌球员们公开承认第二天人人都处于朦胧的状态。

  惟一一个禁止克鲁伊夫抽烟的教练就是德国人维斯维勒。据英国媒体《Goal》报道,维斯维勒曾让克鲁伊夫戒烟,但没过多久,德国人就从巴萨下课了。当时他离开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和克鲁伊夫发生裂痕。克鲁伊夫对外表示自己与维斯维勒的足球理念不同,但谁又敢说不是香烟惹的祸呢?

  成为教练后,在巨大工作压力下,克鲁伊夫的烟瘾更是有增无减。据加泰罗尼亚媒体称,克鲁伊夫每天至少要抽20支烟,最多时甚至一天要抽掉80支烟,就是4包烟。1978年,克鲁伊夫曾拍过一支香烟广告,广告中荷兰人认真地表示,“许多人喜欢抽烟,我便是其中之一。如果你抽烟,必须聪明地抽,我就选择尼古丁含量低的香烟,同时兼顾口味……”

  1991年2月,克鲁伊夫在与妻子逛街时突然感到心脏不适。医生认为他能活下来实属“运气好”,除了要求克鲁伊夫不再承担繁重工作外,也要求他戒烟。1992年开始克鲁伊夫就很少碰香烟,时常叼在嘴边的香烟被棒棒糖取代,他甚至成为巴萨俱乐部一个公益戒烟项目的形象大使。在拍摄的一部宣传片中,克鲁伊夫将烟盒像皮球一样一脚踢飞,“我的一生中有两大爱好——足球和香烟。足球给了我一切,而香烟差点带走这一切。”

  据《世界体育报》的说法,克鲁伊夫完全戒烟是在1997年,也就是他心脏病复发后。但谁也没想到,在彻底戒烟十多年之后,肺癌还是找上了克鲁伊夫。荷兰一位癌症防治专家在接受《电讯报》采访时表示,“的确有90%的病人是因为吸烟导致的肺癌。但即便是戒烟很久的人也有可能患上肺癌,因为他们在戒烟时肺部已经因为抽烟受到不可逆转的伤害。”(来源:成都商报”字样。违反上述声明者,)

  扛不住了?“断气”3周后,德国天然气供应商重新开始预定“北溪-1”天然气!想要更多气,普京给欧盟出了个主意......

  35年悬案告破 没有尸体的舟山海上特大命案如何找线岁自驾阿姨欲再出发 年轻时曾每天3点起床扫马路

  35年悬案告破 没有尸体的舟山海上特大命案如何找线岁自驾阿姨欲再出发 年轻时曾每天3点起床扫马路

  记者实探深圳华强北:一天几个价,黄牛也迷茫!iPhone14真的“破发”了吗?

  生物育种、乡村治理、农业智能装备...教育部发布12个新农科人才培养引导性专业

  教育部:为缓解疫情导致的出国留学受阻,中外合作办学累计录取近10000人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22-09-22 13:40     【关闭